欄目列表
當前位置: 主頁 > 互保介紹 > 互保常識 >

關于遠洋漁船理賠的思考

時間:2014-04-16 00:00 作者:轉載自浙江省漁業互保協會網站 責編: 點擊:

    我省的遠洋漁業發展很快,特別是舟山,已經擁有了幾百艘遠洋漁船隊,漁業互保對遠洋漁船的承保業務也迅速上升,2011年僅舟山已經達到了3500余萬元。
    遠洋漁船承保業務的上升,對理賠工作帶來了挑戰。遠洋漁業,顧名思義這些漁船的作業海域遙遠。遠洋漁船主要存在以下幾個特點:
    一、遠洋漁船相對比較先進。遠洋漁船較國內漁場生產的漁船噸位大,因此承保標的船價較高,其儀器設備也比較先進,價值大。
    二、作業地點遙遠。目前,我省漁業互保承保的遠洋漁船主要有北太平洋的魷魚釣船和西南大西洋的金槍魚釣船等。特別是西南大西洋的遠洋船,距離國內有1萬多海里之遙。
    三、海上生產時間長。遠洋漁船出海后一般不用回港,長期在生產作業海域生產,其補給等都依賴運輸船。北太魷釣船每年出海生產時間都在半年以上,西南大西洋生產的漁船更是幾年不回國的。
    四、遠洋漁船生產地的海況復雜,不可預見的因素多。一旦有事,除自救及尋求部分互救外,基本得不到其它救助。
    從去年和今年的遠洋漁船出險理賠情況來看,對遠洋漁船的理賠有相當多的困難。
    一、遠洋漁船出險后,損失較大。如:2011年9月,舟山海利遠洋漁業公司所屬的“榮洲”輪在西南大西洋秘魯附近海域發生的火災事故,經濟損失(報案)達2000余萬元;同公司的“海星26號”于2011年12月17日在秘魯附近海域發生火災事故,全船燒毀,最終沉沒,經濟損失達300多萬元,實際賠款292.5萬元;舟山華利遠洋漁業公司的“豐成102”船于2011年10月27日在秘魯附近海域觸淺,船底破損,經濟損失達130多萬元,實際賠款105萬元。
    二、遠洋漁船出險后維修困難,維修費用高昂。像在秘魯斐濟基地的遠洋漁船,其維護費用都是以美金來結算,一般為國內價格的3-6倍。如:舟山海興遠洋公司的“海興715”,“海興718”船都是在斐濟附近海域觸淺致尾軸、船底損壞,國內的一般維修價格在5-8萬人民幣左右,但在斐濟修理要3-5萬美金,實際理賠都在20萬人民幣左右。“榮洲”輪修理中有許多國內材料及人工的維修項目,假如全部用秘魯(其修理能力可能不夠)的船廠維修,其維修價格可能更高。
    三、查勘定損困難。協會在接到遠洋漁船出險的報案后,一般不能立即到達出險地點,對遠洋漁船在第一時間進行現場查勘,因此無法及時掌握遠洋漁船的出險原因及準確損失情況。只能聽取出險船船東的情況反映,最后依據船東所提供的維修項目、照片、維修發票等進行理賠,僅小部分請國外公估對損失情況進行代為查勘,進行理賠時,自己覺得心里沒底。如:2012年3月5日,協會接到浙江鑫隆遠洋漁業公司報案,稱其所屬的“東漁機23號”金槍魚釣船在東經159度10分,南緯12度08分因機艙失火無法撲滅,船員棄船,經濟損失可能推定全損(240萬元),工作人員在進行報立案操作后,因無法去查勘,只能請船東弄清情況后,提供事故照片和相關材料,待船員回國后進行調查(筆錄)。到4月18日,接到該公司的電話,告知我們該案不用理賠了,原因是該事故損失輕微,不麻煩我們了,我們只能請他們寫書面說明,以便我們銷案。其次是對國外提供的相關單據、材料的鑒別困難,目前理賠人員的外語(主要是英語)的水平有限,遠洋漁船提供的材料大多是外語(主要是英語),對這些材料的真實性、合理性的鑒別無法做出確切把握。
    遠洋漁船的理賠是漁業互保近年來出現的一個新的內容,如何做好對遠洋漁船的迅速、準確、合理的理賠是個新課題,需要真正貫徹協會理賠工作中的“主動、迅速、準確、合理”的方針,做到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定損合理,理賠迅速,這就要求:
    一、盡可能第一時間到達現場。這是理賠工作的最起碼的要求,耳聽為虛,眼見為實,這樣能比較準確的調查事故原因,確定損失情況。
    二、提高工作人員的業務素質。遠洋漁船的查勘相對國內漁船要求會更高,要有高素質的理賠工作人員承擔此項工作,特別外語水平、對船體、電氣知識掌握,對相關國外的相關情況了解,以及相關維修價格、配件價格的了解和掌握。這些人員需要培養和引進。
    三、借助專業中介力量。在自身力量不足及難以第一時間到達事故現場的情況下,借助專業中介人員,如專業的船舶保險公估公司的人員代為查勘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也是保險行業的一個常規做法。專業公估公司不乏查勘專業人員,我們應該相信他們的公平、公正的行業準則,同時,分保公司也較容易接受他們的公估(查勘)報告,這在以前的案件中也有較成功的使用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