欄目列表
當前位置: 主頁 > 交流信息 > 理賠案例 >

保險法司法解釋(四)出臺后對漁船買賣理賠的影響

時間:2018-11-27 11:26 作者:省漁業互保協會 黃金水 責編:洪蔚瑩 點擊:
【案情簡要】
      某漁船船東蔡某于2018年向漁業互保協會投保了漁船“綜合險”責任并成為協會會員。2018年10月14日,該漁船在回港的途中不慎觸礁,事故導致漁船導流罩、左側旁龍骨受損。事故發生后,協會在事故調查過程中發現,會員蔡某于2018年9月將漁船交易過戶給現船東吳某,并未進行任何的更新改造便投入漁業生產,但未到協會申請辦理批改手續,協會理賠人員主張因未批改而予以拒賠。但是,考慮《中華人民共和國保險法》若干問題的解釋(四)的有關規定中有關的理賠原則,決定給予賠付。

【案件分析】
      根據我國新《保險法》第四十九條規定:“保險標的轉讓的,保險標的的受讓人承繼被保險人的權利和義務。保險標的轉讓的,被保險人或者受讓人應當及時通知保險人,但貨物運輸保險合同和另有約定的合同除外。因保險標的轉讓導致危險程度顯著增加的,保險人自收到前款規定的通知之日起三十日內,可以按照合同約定增加保險費或者解除合同。被保險人、受讓人未履行規定的通知義務的,因轉讓導致保險標的危險程度顯著增加而發生的保險事故,保險人不承擔賠償保險金的責任”。由此可見,轉讓保險標的被保險人、受讓人未履行通知義務的,并不能直接導致保險人免除保險責任。只有因保險標的轉讓導致危險程度顯著增加時,保險人才可相應免除保險責任。
      回到本案:當現船東吳某與蔡某完成買賣交易手續后,便自動繼承了被保險人(原船東蔡某)的權利和義務。但是如何判斷保險標的的轉讓是否導致危險程度顯著增加,是該案是否能夠得到理賠的關鍵。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保險法》若干問題的解釋(四)“第四條 人民法院認定保險標的是否構成保險法第四十九條、第五十二條規定的“危險程度顯著增加”時,應當綜合考慮以下因素:(一)保險標的用途的改變;(二)保險標的使用范圍的改變;(三)保險標的所處環境的變化;(四)保險標的因改裝等原因引起的變化;(五)保險標的使用人或者管理人的改變;(六)危險程度增加持續的時間;(七)其他可能導致危險程度顯著增加的因素。保險標的危險程度雖然增加,但增加的危險屬于保險合同訂立時保險人預見或者應當預見的保險合同承保范圍的,不構成危險程度顯著增加”。也就是說:該司法解釋是對新《中華人民共和國保險法》的補充,明確了“危險程度顯著增加”的幾個方面,為案件的處理提供了參考依據。
 因此,本案船東吳某在完成漁船交易之后,并未對漁船進行更新改造,在漁舶檢驗合格的情況下,按原作業方式在原規定海域生產,同時其具備漁船駕駛資質,此次漁船轉讓并未導致危險程度顯著增加,漁船觸礁屬于意外事故,故可以得到保險賠償。

【啟示與思考】
      按現行保險法規定,保險標的轉讓后,被保險人權利、義務隨之一并轉讓,但這并不代表保險標的發生變更就可以不通知保險人。現行保險法仍主張轉讓保險標的需要進行及時通知,就保險風險沒有明顯增加的情況下,也保障了受讓人的利益,但對于保險標的危險程度有顯著增加的,保險人仍可對此拒賠。
      因此在漁船發生買賣時,依照保險法及協會條款規定,當事人仍需要及時盡到通知義務,到協會對保單進行批改,這樣協會才能更加合理的保障漁民的合法權利。